物资供得足,帮扶跟得上(民生服务不断档②)

文章正文
2020-04-13 21:40

  图①:董艳璞(右)正在喂老人吃水果。
  赵红姝摄
  图②:当地干部(右)看望低保户潘永勋。
  本报记者 毕京津摄
  图③:陈腾文在为客人按摩。
  郑文典摄

  核心阅读

  疫情期间,各地强化对生活困难群众的基本保障。悉心照顾失能老人,严防疫情,确保健康;走访探视低保户,送去生活物资,公益性岗位工资照发;对困难残疾人发放生活补贴、防疫物资,扶持残疾人个体商户……各方共同努力,让困难群众生活有保障。

  

  失能老人——

  严格防疫细照料

  “外边进来的食材、药品,都要消毒。”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老年公寓院长董艳璞正拿着喷壶,向地上的食材喷洒酒精消毒。为了减少人员接触,董艳璞和同事们等送菜员离开后,才出门把台阶上的菜搬进大厅。截至4月8日,老年公寓的53名员工已经这样“足不出户”封闭工作了72天。

  老年公寓的在档老人近200名,平均年龄八十三四岁,其中有2/3是失能老人。“这季节,老人们疾病正值高发,又遇上疫情,我们心里的弦都绷得很紧。”董艳璞介绍,不仅外送物品要消毒,内部防控也不敢大意,“我们分区包保,上午、下午各消毒两次,每天通风两遍,还为所有老人测温两次。”董艳璞说。

  “今天有牛肉萝卜汤!”正在为老人们配送午饭的董艳璞一脸开心。“对了,小董啊,我的降糖药快没了。”放下盒饭,董艳璞掏出纸笔,一边记着药名,一边喊道:“姨,明天来人给您送啊!”老年公寓封闭管理以来,所有药品统一按需由公寓订购分发,确保隔离期间药品不断线。

  晚上6点半,公寓厨房烹制了晚饭后的加餐——银耳雪梨罐头,加工过的水果更好下咽,深受老人们欢迎。“这是疫情期间特别提供的,为了增加免疫力嘛。”董艳璞笑道,“同时,我们也得增强老人头脑的‘免疫力’。”原来,通过传单手册、宣传片、微信推送,老人们也在学习各种防疫知识。此外,佳木斯市心理学会的30名咨询师还义务提供心理咨询。

  “4000多斤的消毒液,2000多个口罩,50000元的疫情防控经费……”董艳璞算着政府提供的支持援助,“各类物资保障还是很充足的。”截至目前,佳木斯市各级民政部门共为全市养老机构发放一次性口罩30000个、医用手套13500只、防护服421套、消毒粉829斤、84消毒液78000斤、酒精9608斤。

  晚上,董艳璞替一位失能老人给儿子拨通了视频电话。父子俩刚聊完,董艳璞便弯下腰,一手扶老人侧身,一手轻轻地给老人捶背。“接触久了,这些老人真的很可爱!”看着老人,董艳璞说道。

  低保户——

  生活用品送上门

  “米面粮油备足,鸡鸭鱼肉都有,可还是这锅热腾腾的面最香。”农家铁锅火上坐,放入几片菜叶子,咕嘟咕嘟冒热气。69岁的潘永勋吃上了一顿满意饭。一碗面,怎么让他这样高兴?

  年轻时的老潘,靠一手相牛绝活闻名十里八乡。本想安度晚年,不料老伴儿得了直肠癌,花光积蓄治病,最后还是离老潘而去。生活陷入困顿,老潘心情也变得烦闷。

  了解到老潘的情况,河南省太康县毛庄镇刘庄村党支部书记陈德军协调有关部门给他上了低保,安排了村里的公益岗位。“县财政投资建了光伏发电项目,村里靠项目收益发工资,公益性岗位有保障。”老潘在村里打扫卫生,按月领钱,性格逐渐开朗起来,逢人说说笑笑。疫情来袭,老潘配合防疫要求,居家不再外出,门前上好锁。可无人交谈,独守空房,让他有时感到苦闷。

  “为抗击疫情,全镇各村都成立志愿者队伍,筛查人员、出入登记,还密切关注困难群体,尤其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居民和独居的低保户老人。”毛庄镇镇长刘晓丹说。

  定期打电话询问身体和生活状况,送去生活用品和药品,老潘第一次接过志愿者送来的慰问品时,差点抹眼泪,之后每次都笑呵呵。就着自家种的蔬菜煮着送来的面,老潘觉得这是最可口的饭。

  逐户走访,摸清现状,精准对接低保户、残疾人、高龄老人等困难群众需求,太康县委县政府要求各级干部宣传到位、服务到位、救助到位,做好困难群众在疫情防控期间的民生保障。县民政局向困难群众发放价格临时补贴,提前下拨今年第一季度各类各项救助资金,确保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不受影响。同时,下拨临时救助资金280万元,加大对新冠肺炎患者及受影响家庭救助力度。

  “党的政策好,有养老金、低保金和公益岗工资,还有专人上门服务,我的生活没问题!”老潘笑着说。据陈德军透露,为了照顾疫情防控期间特殊人员的生活,村里按政策要求,在岗位暂停情况下仍坚持发放公益岗位工资。

  残疾人——

  扶持资金拿到手

  “先生您好,小店已经全面消毒,请您放心。”门铃“叮咚”一声,坐在按摩店桌前正“读书”的陈腾文,循着声音来处,礼貌地说道。随后一会儿,按压、捶背、拉伸,一系列流程娴熟而准确,客人一扫全身疲惫,满意而去。

  与平常人不同的是,陈腾文是通过手指触摸来“读”盲文按摩书籍。同样,他也要靠这双手来吃饭。

  1986年,年仅12岁的陈腾文因意外导致视网膜脱落,他的世界一下子陷入黑暗,“说实话,刚失明的那几年情绪低落得很,感觉生活也没啥盼头了。”20岁时,在福建省漳州市政府的扶持下,陈腾文开始接触盲人按摩师这个职业。时间一晃而过,陈腾文所创办的芗城区福乐盲人按摩中心也从一家小店发展成为三家门店,由单枪匹马到拥有14名盲人合作伙伴。“这样读书已经34年啦,现在一上午能读3到5页,盲人按摩师这份工作也干了26年。”

  “阿乐啊,来我这里领一下补贴!”刚刚接待完客人,陈腾文就朝着楼上员工宿舍喊了一嗓子。不一会儿,一名年轻小伙子摸索着从楼上下来,从陈腾文手里接过了100元现金。这是在疫情防控期间,漳州对全市低保对象和集中供养特困人员按每人每月100元标准发放的副食品补贴,“我们店里有6名盲人低保对象,上午市残联专门送来了补贴现金还有口罩、消毒液,我得赶紧发下去。”陈腾文说。

  受疫情影响,福乐盲人按摩店一个多月没有开业,可是房租需要交、水电费也要掏、十几个同伴的工资更要按时发放。没有进项只有开支,着实让陈腾文口袋紧了一阵子。“多亏了市残联让我渡过难关!”2月份,漳州市残联联合财政局出台扶持文件,对符合条件的盲人按摩机构实行分层级扶持办法,因吸纳盲人低保对象多,陈腾文顺利拿到了最高额的15万元扶持资金,门店也在3月1日顺利复工,“客人慢慢多了起来,伙伴们也有了收入。”

  3月17日,漳州市残联发出《致全市残疾人个体工商户房东的一封信》,倡导本着租赁双方在友好协商的前提下,减免残疾人个体经营户的部分房租,陈腾文的门店也减免了半个月房租,“半个月房租将近2000块,这下能拿来给大家再改善下伙食!”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13日 13 版)

(责编:杨光宇、曹昆)

文章评论